食气者神明而长寿,谓之虎卜云

胆者中正之官,决断生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

天有五气,万物化成。木清则仁,火清则礼,金清则义,水清则智,土清则思,五气尽纯,圣德备也。木浊则弱,火浊则淫,金浊则暴,水浊则贪,土浊则顽,五气尽浊,民之下也。中土多圣人,和气所交也。绝域多怪物,异气所产也。苟禀此气,必有所形。苟有此形,必生此性。故食谷者智慧而文,食草者多力而愚,食桑者有丝而蛾,食肉者勇忄敢而悍,食土者无心而不息,食气者神明而长寿,不食者不死而神。大腰无雄,细腰无雌。无雄外接,无雌外育。三化之虫,先孕后交。兼爱之兽,自为牝牡。寄生因夫高木,女萝托乎茯苓。木株于土,萍植于水。鸟排虚而飞,兽蹠实而走,虫土闭而蛰,鱼渊潜而处。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本乎时者亲旁:各从其类也。千岁之雉,入海为蜃。百年之雀,入海为蛤。千岁龟鼋,能与人语。千岁之狐,起为美女。千岁之蛇,断而复续。百年之鼠,而能相卜:数之至也。春分之日,鹰变为鸠。秋分之日,鸠变为鹰:时之化也。故腐草之为萤也,朽苇之为蛩也,稻之为{加虫}也,麦之为蝴蝶也,羽翼生焉,眼目成焉,心智在焉,此自无知化为有知而气易也。隺之为獐也,{共虫}之为虾也,不失其血气而形性变也。若此之类,不可胜论。应变而动,是为顺常。苟错其方,则为妖眚。故下体生于上,上体生于下,气之反者也。人生兽,兽生人,气之乱者也。男化为女,女化为男,气之贸者也。鲁牛哀得疾,七日化而为虎,形体变易,爪牙施张,其兄启户而入,搏而食之。方其为人,不知其将为虎也。方其为虎,不知其常为人也。故晋太康中,陈留阮士瑀伤于虺,不忍其痛,数嗅其疮,已而双虺成于鼻中。元康中,历阳纪元载,客食道龟,已而成瘕。医以药攻之,下龟子数升,大如小钱,头足咸备,文甲皆具,惟中药已死。夫妻非化育之气,鼻非胎孕之所,享道非下物之具。从此观之,万物之生死也,与其变化也,非通神之思,虽求诸己,恶识所自来。然朽草之为萤,由乎腐也。麦之为蝴蝶,由乎湿也。尔则万物之变,皆有由也。农夫止麦之化者,沤之以灰。圣人理万物之化者,济之以道。其与不然乎。

○貔

辛微热,无毒。

或问曰。俗呼检察探试谓之覆坼。坼者何也。答曰。当为覆逴。音勅角反。俗语音讹。故变为坼耳。按晋令。成帝元年四月十七日甲寅诏书云。火节度七条云。火发之日。诣火所赴救。御史。兰台令史覆逴。有不以法。随事録坐。又云。交互逴覆。有犯禁者。依制罚之。逴者。谓超踰不依次第。今所云覆坼。亦谓乍检乍否。不依次历履行之。以出其不意耳。今谓董卓为董磔。故呼逴亦为坼。是其例也。

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尼曰“吾穿井而获狗,何耶”仲尼曰“以丘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夔、挝W。水中之怪,龙、罔象。土中之怪,曰贲羊”《夏鼎志》曰“罔象,如三岁儿。赤目,黑色,大耳,长臂,赤爪,索缚则可得食”王子曰“木精为游光,金精为清明也”

《尔雅》曰:貔,白狐。其子,縠。(郭璞症曰:一名执夷,虎豹之属。縠,许卜切。)

主邪恶气,杀鬼疰毒,止惊悸,治恶疮鼠 ,头骨尤良。

晋惠帝元康中,吴郡娄县怀瑶家,忽闻地中有犬声隐隐。视声发处,上有小窍,大如螾穴。瑶以杖刺之,入数尺,觉有物。乃掘视之,得犬子,雌雄各一,目犹未开,形大于常犬。哺之而食。左右咸往观焉。长老或云“此名犀犬,得之者,令家富昌。宜当养之”以目未开,还置窍中,覆以磨砻。宿昔发视,左右无孔,遂失所在。瑶家积年无他祸福。至太兴中,吴郡太守张懋,闻斋内床下犬声,求而不得。既而地坼,有二犬子。取而养之,皆死。其后懋为吴兴兵沈充所杀。《尸子》曰“地中有犬,名曰地狼。有人,名曰无伤”《夏鼎志》曰“掘地而得狗,名曰贾。掘地而得豚,名曰邪。掘地而得人,名曰聚。聚,无伤也。此物之自然,无谓鬼神而怪之。然则贾与地狼,名异,其实一物也”《淮南毕万》曰“千岁羊肝,化为地宰。蟾蜍得苽,卒时为鹑”此皆因气化以相感而成也。

《说文》曰:貔,豹属,出貉国。

曰∶虎,百兽之长,山兽之君也。陈魏谓之李父;江淮、南楚谓之李耳,或谓之,或谓之
;自关东西谓之伯都。汉书云于 也。浅毛曰,白曰 ,黑曰 ,黄黑曰
,苍白曰貊,似虎而五指曰,似虎而非真曰彪,似虎而有角曰
也。形如猫,巨如牛,黄质黑章,锯牙钩爪,项短鼻
,须健而锐,舌大而刺,声吼若雷,风从以生,百兽震恐。七月始啸,啸而风生,风生而万籁皆作;伏而风止,风止而万籁皆息,故止乐用虎尔。风木也,虎金也。

副贰之字。副字本为褔字。从衣畐声。今俗呼一袭为一褔衣。盖取其充备之意。非以覆蔽形体为名也。然而书史假借。遂以副字代之。副本音普力反。义训剖劈。字或作疈。诗云。不坼不副。周礼有疈辜。并其正义也。后之学者不知有褔字。翻以副贰为正体。副坼为假借。读诗不坼不副。乃以朱点发副字。已乖本音。又张平子西京赋云。仰褔帝居。东京赋云。顺时服而设褔。并为副贰。传写讹舛。衣转为示。读者便呼为福禄之福。失之远矣。

吴诸葛恪为丹阳太守,尝出猎,两山之间,有物如小儿,伸手欲引人。恪令伸之,乃引去故地。去故地即死。既而参佐闻其故,以为神明。恪曰“此事在《白泽图》内,曰:两山之间,其精如小儿,见人则伸手欲引人,名曰“傒囊”。引去故地则死。无谓神明而异之,诸君偶未见耳”

《尚书》曰:如虎如貔,如熊如罴。

木受金制,故风从虎,虎啸风生,自然之理也。今虎所在,麂必鸣以告。人死于虎则为伥,导虎而行也。其出有时,犹龙见有期也。阴物以冬见,阳虫以夏出。出应其气,气动其类,参伐以冬出,心尾以夏见,参伐则虎星,心尾则龙象也。奋则冲破,行则坼地。今人画地观奇偶者,谓之虎卜云。性至猛裂,虽遭逐,犹复徘徊顾步。其伤重者,辄咆哮作声而去,听其声之多少,以知去之远近。率鸣一声者为一里,靠岩而坐,倚木而死,终不僵仆也。其搏物不过三跃,不中则舍之,食物值耳则止,以为触其名,名耳故也。故尝伤人者,耳辄有缺若锯。夜视以一目放光,一目看物,宛然灯火,猎人候而射之,目光堕地,得之如白石,或曰即其魄也。仲冬始交,交而月晕。七月而乳,三九二十七数,其主星、星主虎,故
为虎形,二十七龃龉也。三九阳气成,阳主七,故首尾长七尺。般般文者,阴阳杂也。子生三日,即有食牛之气,其不能搏噬者辄杀之,为堕武也。一世一乳,一乳必双;三则一子豹。

淫乱乐。按者。非法之曲。不正之音尔。非谓水中黾之声也。又张平子东京赋云。咸池不齐度于咬。而众听或疑。岂谓黾之声乃与咸池相似乎。是知淫乐之声矣。

王莽建国四年,池阳有小人景,长一尺余,或乘车,或步行,操持万物,大小各自相称,三日乃止。莽甚恶之。自后盗贼日甚,莽竟被杀。《》曰“涸泽数百岁,谷之不徙,水之不绝者,生庆忌。庆忌者,其状若人,其长四寸,衣黄衣,冠黄冠,戴黄盖,乘小马,好疾驰。以其名呼之,可使千里外一日反报”然池阳之景者,或庆忌也乎。又曰“涸小水精,生蚳。蚳者,一头而两身,其状若蛇,长八尺。以其名呼之,可使取鱼鳖”

《毛诗》曰:献其貔皮,赤豹黄罴。

豹小于虎,尾赤而黄,花文如钱,比比相次而中空。质赤文黑曰赤豹;质白文黑曰白豹。

晋扶风杨道和,夏于田中值雨,至桑树下,霹雳下击之,道和以锄格,折其股,遂落地,不得去。唇如丹,目如镜,毛角长三寸许,状似六畜,头似猕猴。

《礼记·曲礼》曰:前有挚兽,则戴貔貅。

悬其鼻于户,令人生子,故古者胎教,欲见虎豹勇击之物耳。食狗则醉,闻羊角烟则走,虎害人兽,
鼠能制之,智无小大也。狮、
、犹耳、黄腰、渠搜,能食虎,势无强弱也。古有虎变人,
人变虎,海有鲨亦能变虎,自有是理矣。修前掌腕中之骨,形圆扁似棋子者力最胜,虎力在掌故也。凡虎身数物,俱用雄虎者良。药箭毒死者不堪用,其毒侵渍骨血间,能伤人也。并槌碎涂酥,或酒或醋,各随方法。柳炭火炙黄脆,研如飞尘,否则粘着肠间为痞积也。

今太原俗呼痛而呻吟谓之通唤何。答曰。尔雅云。恫。痛也。郭景纯音呻哃音通。亦音恫。字或作侗。周书云。恫瘝乃身。并是其义。今痛而呻者。江南俗谓之呻唤。关中俗谓之呻恫。音同。鄙俗言失。恫者。呻声之急耳。太原俗谓恫唤云通。此亦以痛而呻吟。其义一也。郭景纯既有呻恫之音。盖旧语耳。

秦时,南方有落头民,其头能飞。其种人部有祭祀,号曰“虫落”,故因取名焉。吴时,将军朱桓得一婢,每夜卧后,头辄飞去,或从狗窦,或从天窗中出入,以耳为翼。将晓复还。数数如此,傍人怪之。夜中照视,唯有身无头,其体微冷,气息裁属。乃蒙之以被。至晓头还,碍被,不得安,两三度堕地,噫咤甚愁,体气甚急,状若将死。乃去被,头复起,傅颈。有顷和平。桓以为大怪,畏不敢畜,乃放遣之。既而详之,乃知天性也。时南征大将,亦往往得之。又尝有覆以铜盘者,头不得进,遂死。

《庄子》曰:丰狐文貔,搏於山林,伏於岩穴,夜行昼居,求食江湖之上。

先人云∶气钟肃杀,天地间阴厉之物也。吼则撼物,动则风生,若随身宫殿然。毒死者不可用,固各随法制,还须用狗肉包裹一夜,法雷公炮制,投其所嗜以回其灵。又云∶虎之所在,风必从之,故主风木不及,风大太过,咸相宜耳。

江汉之域,有貙人。其先,禀君之苗裔也,能化为虎。长沙所属蛮县东高居民,曾作槛捕虎。槛发,明日,众人共往格之,见一亭长,赤帻大冠,在槛中坐。因问“君何以入此中”亭长大怒曰“昨忽被县召,夜避雨,遂误入此中。急出我”曰“君见召,不当有文书耶”即出怀中召文书。于是即出之。寻视,乃化为虎,上山走。或云“貙虎化为人,好著紫葛衣,其足无踵。虎有五指者,皆是貙”

《韩子》曰:虎貔不用爪牙,与鼢鼠同威。

曰∶一阳刚长而始交,纯阴厥尽而始生,以言武也。武,止戈也。莫之敢撄而戈止矣。客曰∶主疗诸疾,若形若脏,若腑若经,若内所因,若外所因,转致变生不测,而乃咸从肝胆。夫西方金兽,而反司东方甲胆乙肝者,何也?曰∶此所谓制则化也。无制则亢,亢则害矣。顾其奋冲破,画地卜食,爪坼奇偶者,不独专决断,且专谋虑矣。是以肝生风,其啸风生;肝窍目,其目夜光;肝藏筋,其筋独异于众类,死犹屹立不仆也。肝志怒,故养之者,不敢以物之生,及全者与之,为其杀之决之之怒也。盖不处中和,势极则反,必然之数耳。斯其主肝胆失处中和,致势极则反者,仍使之决断出自中正,谋虑出自将军也。客曰∶无制则亢,敬闻命矣。乃厥肖惟寅而居艮,何也?曰∶天以南为阳,北为阴;地以北为阳,南为阴,对待之理也。故其垣寅而宫尾,若艮则所以象其止也。于以表其神武而不杀也。夫是之为谋虑,是之为决断。客更进曰∶胎于子而剖于巳,固矣。乃纪载稗官所传,多属化生者,何也?曰∶此义幽玄,备在释典,情想密移,总归业报。凡属有生,事殊理一,故曰惟心所现,诚不可不慎所发也。

问曰。今山东俗谓众为洋。何也。答曰。按尔雅云。洋。观。裒。众。那。多也。

蜀中西南高山之上,有物,与猴相类,长七尺,能作人行。善走逐人,名曰“猳国”,一名“马化”,或曰“玃猿”。伺道行妇女有美者,辄盗取将去,人不得知。若有行人经过其旁,皆以长绳相引,犹或不免。此物能别男女气臭,故取女,男不取也。若取得人女,则为家室。其无子者,终身不得还。十年之后,形皆类之,意亦迷惑,不复思归。若有子者,辄抱送还其家。产子皆如人形。有不养者,其母辄死,故惧怕之,无敢不养。及长,与人不异,皆以杨为姓。故今蜀中西南多诸杨,率皆是猳国马化之子孙也。

《毛诗草木虫鱼疏》曰:貔,似虎,或曰势熊,一名执夷,一名白狐。其子为縠。辽东人谓之熊罴。

略刃

临川间诸山,有妖物,来常因大风雨,有声如啸,能射人。其所著者,有顷便肿,大毒。有雌雄,雄急而雌缓。急者不过半日间,缓者经宿。其旁人常有以救之,救之少迟则死。俗名曰“刀劳鬼”。故外书云“鬼神者,其祸福发扬之验于世者也”《》曰“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然则天地鬼神,与我并生者也。气分则性异,域别则形殊,莫能相兼也。生者主阳,死者主阴,性之所讬,各安其生。太阴之中,怪物存焉。

○熊

问曰。俗于砺山出刀子刃谓之略刃。有旧义否。答曰。按尔雅云。剡。略。利也。张楫古今字诂云。古作。一本作。未知孰是。此则砺刃使利。故称略刃耳。

越地深山中有鸟,大如鸠,青色,名曰“冶鸟”。穿大树作巢,如五六升器,户口径数寸,周饰以土垭,赤白相分,状如射侯。伐木者见此树,即避之去。或夜冥不见鸟,鸟亦知人不见,便鸣唤曰“咄,咄,上去”明日便宜急上。“咄,咄,下去”明日便宜急下。若不使去,但言笑而不已者,人可止伐也。若有秽恶及犯
其止者,则有虎通夕来守,人不去,便伤害人。此鸟白日见其形,是鸟也。夜听其鸣,亦鸟也。时有观乐者,便作人形,长三尺,至涧中取石蟹,就火炙之,人不可犯
也。越人谓此鸟是越祝之祖也。

《说文》曰:熊兽似豕,山居冬蛰。

问曰。俗言湿为。岂湿意乎。何以呼之。答曰。按说文解字云。。骨间黄汁也。字林音丑戹反。然则是骨间汁。故呼湿为耳。不当为裂之字。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诗义疏》曰:熊能攀缘上高树,见人则颠倒投地而下。冬入穴而蛰,始春而出。

庐江冗、枞阳二县境上,有大青、小青黑居。山野之中,时闻哭声,多者至数十人,男女大小,如始丧者。邻人惊骇,至彼奔赴,常不见人。然于哭地必有死丧。率声若多则为大家,声若小则为小家。

《孝经援神契》曰:赤熊见则奸宄自远。

或曰。宷。寮也。别有异意乎。答曰。按尔雅云。宷。寮。官也。郭景纯注云。官地为宷。同官为寮。此则谓卿大夫因官而得食地。故谓之采地耳。但古之经史采。菜相通。菜蔬字颇亦为采。文采之字多或作宷。非独地也。今之学者见谓之采地字上或加草。便为给地以种菜。更朋于俳说焉。

庐江大山之间,有山都,似人,裸身,见人便走。有男女,可长四五丈,能啸相唤,常在幽昧之中,似魑魅鬼物。

《本草经》曰:熊脂,一名熊白,味甘微温,无毒,主治风痹。

什器

汉光武中平中,有物处于江水,其名曰“蜮”,一曰“短狐”,能含沙射人。所中者,则身体筋急,头痛发热,剧者至死。江人以术方抑之,则得沙石于肉中。诗所谓“为鬼为蜮,则不可测”也。今俗谓之溪毒。先儒以为男女同川而浴,淫女为主,乱气所生也。

《穆天子传》曰:舂山,百兽所聚也,爰有赤豹熊罴。

或问曰。生生之具谓之什器。什是何物。答曰。此名原起军戎。遂为天下通称。军法。五人为伍。二五为什。一什之内。共有器物若干。皆是人之所须。不可造次而废者。或称什物。犹今军行戍役工匠之属。十人为火。一火内共畜器物谓之火幕调度耳。

汉永昌郡不违县有禁水,水有毒气,唯十一月、十二月差可渡涉。自正月至十月,不可渡,渡辄病,杀人。其气中有恶物,不见其形,其似有声,如有所投击。内中木则折,中人则害,土俗号为”鬼弹”。故郡有罪人,徙之禁防,不过十日,皆死。

《六韬》曰:文王囚羑里。散宜生受命而行。宛怀条途之山,有黄熊,得而献於纣。

余外妇姊夫蒋士,有佣客,得疾下血。医以中蛊,乃密以蘘荷根布席下,不使知。乃狂言曰“食我蛊者,乃张小小也”乃呼小,小亡。云今世攻蛊,多用蘘荷根,往往验。蘘荷或谓嘉草。

《左传》曰:晋灵公使宰夫臑熊蹯不熟,杀之,置诸畚,载以过朝。

或问曰。今之戎兽皮可为褥者。古号何兽。何以谓之戎。答曰。按许氏说文解字曰。夔。贪兽也。李登声类音人周反。字或作猱。诗云。无教猱升木。毛传云。猨属也。笺云。猱之性善登木。尔雅云。猱猨善援。郭景纯注曰。便攀援也。尔雅又云。蒙颂猱状。郭注云。即蒙贵也。状似蜼而小。紫黑色。猱亦猕猴类耳。按郭此说。盖蒙颂为兽。状似猱。又上林赋云。蜼玃飞。蛭蜩玃猱。左思吴都赋云。射猱狿。刘逵注云。猱似猴而长尾。寻据诸说。验其形状。戎即猱也。此字既有柔音。俗语变讹。谓之戎耳。犹今之香葇谓之香戎。今谓猱别造狨字。盖穿凿不经。于义无取。

鄱阳赵寿,有犬蛊。时陈岑诣寿,忽有大黄犬六七群,出吠岑。后余相伯归与寿妇食,吐血几死,乃屑桔梗以饮之而愈。蛊有怪物,若鬼,其妖形变化,杂类殊种,或为狗豕,或为虫蛇,其人不自知其形状。行之于百姓,所中皆死。

又曰:楚子将以商臣为太子令尹,子上谏之,不听。又欲立王子职而黜商臣,商臣以宫甲围成王。王请食熊蹯而死,竿育,王缢。

荥阳郡有一家,姓廖,累世为蛊,以此致富。后取新妇,不以此语之。遇家人咸出,唯此妇守舍,忽见屋中有大缸,妇试发之,见有大蛇,妇乃作汤,灌杀之。及家人归,妇具白其事,举家惊惋。未几,其家疾疫,死亡略尽。

《史记》曰:赵简子病,不知人。五日而寤,曰:”我之帝所,见一熊欲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死。有当道者曰:帝令主君灭晋二卿,熊,其祖也。”

或问曰。蒲州盛酒堈谓蒲绹。何也。答曰。此堈既从远来。运致非易。恐其破损。故以蒲索缠之。按尔雅云绹。绞也。诗云。宵尔索绹。即是其义。此堈为加蒲索。故谓之蒲绹尔。

《汉书》曰:昌邑王贺在藩邸,见熊。以问左右,左右皆答不见。

又曰:孝玄帝冯昭仪。上幸虎圈斗兽。后宫皆坐,熊出圈,攀槛欲上殿,昭仪乃当熊而立。及左右格杀熊,上问人情惊惧,何故当熊。昭仪曰:”夫猛兽得人而止,妾恐熊至御坐,故身当之耳。”帝嗟叹,以此倍敬重之。

或问曰。今俗重沓布物一两次谓之一曳。两曳。何也。答曰。许氏说文解字云。貤。重次第物也。字林音弋豉反。此则与今所道相当。又诗云。葛之覃兮。施于中谷。莫莫葛藟。施于条枚。义兼训移。音亦为貤。盖为延福其上。亦重次第之意焉。盖假借施字为之耳。司马相如上林赋曰。貤丘陵。亦其义也。俗音讹舛。故转为曳。亦犹轻易之易。鄙俗或为曳音。究其根本。当言一貤。两貤。今语亦有此作俗音者。

《淮南子》曰:诚中之人乐而彶,(彶,急也。忠信之人,自乐为之,非彶彶也。)如鹗之好声,熊之好经,夫有谁为务?

又曰:爱熊而食之盐,爱獭而饮之酒,虽欲养之,非其道也。(熊食盐而死,獭饮酒而败,故曰非其道也。)

或问曰。今山东俗谓伏地为趺。何也。答曰。趺者。俯也。按张揖古今字诂云。俯府。今俯俛也。许氏说文解字曰。俯。低头也。太史卜书俯仰字如此。斯则呼俯音讹。故为趺耳。

《周书·王会》曰:成王时,不屠何国献青熊一。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也。仪者我所欲,生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

问曰。俗谓听之使去为不使。何也。答曰。按尔雅云。俾。使也。书云。有能俾乂。诗云。俾尔戬谷之类是也。故俗云俾使。疾之曰音讹。若云不使尔。

《列子》曰:黄帝战于阪泉,帅熊驱虎为前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