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纵大满口而不能言,由风冷之气

然人以肾为根,元气所由生,使肾大器晚成衰,则孟阳寝弱。声音之标在心肺,声音之本则在肾。经云∶内夺而厥,则为喑痱。此阳虚也。肾为音响之根,信非谬矣。

喉喑者,喉不出声而舌能转掉。

豆蔻梢头阴煎 二阴煎 大补元煎 五福饮 七福饮 补中止痛汤 归脾汤 温胃饮
补阴泄热煎六味丸 八味丸 金水六君煎 左归丸 右归丸 野山参固本丸 定志丸
清远煎 山菜清肝散 二陈汤 参苏饮 平补镇心丹 三 汤 七气汤 竹叶石膏汤
四阴煎 润下丸 野山参平肺汤 理阴煎 麦门冬汤 十味温胆汤 华盖散小青龙汤
竹衣麦门冬汤 空草丸 小降气汤

若见其假热而过用寒凉,凡见其痰盛而妄行消耗,则未有后生可畏免者矣。

喑痱

然犹有难易者,暂而近者易,渐久者难;脉缓滑者易,细数者难;素无损患者易,积有劳怯者难。以至病患久嗽声哑,肺肾俱败,但宜补肺气,滋肾水,养金润燥,其声自出。或略加诃子、百药煎之类,兼收敛以治其标。若见假热痰盛,再用寒凉消耗,鲜不危矣。

亡血者,三阴脉虚而不可能作声。叫号失音者,风入会厌而不可能开阖作声。脑仁疼失音者,痰壅肺孔而不可能出声。舌喑者,喉中有声而舌不可能转掉。

《生气通天论》曰∶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争,九窍不通。

皂角 萝卜

故饮食饱甚,汗出于胃;惊而夺精,汗出于心;持重远行,汗出于肾;疾走恐惧,汗出于肝;摇体辛勤,汗出于脾。故春夏季金天冬,四时阴阳生病,起于过用,此为常也。

喑病分虚实∶实者病在标,风寒火邪,气逆之闭,易治之;若其色欲伤肾,忧思痛心,恐慌伤胆,饥馁疲劳伤脾,非各求其属,而大补元气,安望其嘶败者复完,而残损者复振乎?此虚为难治矣。

寒中三阴者,舌短缩而无法言。内虚者,语言蹇涩而暧昧。劳嗽者,真气毁伤,无法上通心肺,而语声不出。

凡患风毒,或病喉痈,病既愈而声则喑者。此其悬雍已损,虽喑无害也,不必治之。

浓煮桂汁,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升,覆取汗。亦可末桂着舌下,慢慢咽汁。

蓦地失音

张景岳曰∶声音出于脏气,脏实则声宏,脏虚则声怯。然舌为心苗,心病则舌无法转,此心在声音之主也。声由气而发,肺病则气夺,此肺为音响之户也。肾藏精,精化气,阳虚则无气,此肾为音响之根也。病虽由五脏,而三者实为之主。

人有生平无法言者,此肺窍窒塞,肾气无法上通于咽,如管钥之固闭其窍,无法通呼吸之气也。

虚损为喑者,凡声音之病,惟此最多,当辩而治之。凡色欲伤阴,病在肾者,宜六味丸、八味丸、左归丸、右归丸、黄参平肺汤、大补元煎之类主之;或兼肺火者,宜风度翩翩阴煎、四阴煎、人葠固本丸之类择而用之。凡大惊大恐,乍然致喑者,肝胆受到损伤也。宜七福饮、五福饮、十味温胆汤、平补镇心丹、定志丸之类主之。凡饥馁疲劳,诱致中气大损而为喑者,其病在脾。宜归脾汤、理阴煎、补中健脾汤、补阴解热煎、温胃饮之类主之。凡忧思过度,致损心脾而为喑者。宜七福饮、归脾汤等等主之。凡病患久嗽声哑者,必由元气大伤,肺肾俱败。但宜补肺气,滋肾水,养金润燥,其声自出;或略加诃子、百药煎之类,兼收敛以治其标,务宜先本后末,庶可保全。若见其假热而过用寒凉,或见其痰盛而妄行消耗,则未有生机勃勃免者矣。

清音丸,嗽而失音。

《素问·腹中论》帝曰∶有病胸胁支满者,妨于食,病至则先闻腥臊臭,出清液,先唾血,皮肤清,目眩,时前边后血,病名称为啥?何以得之?岐伯曰∶病名血枯。此得之年少时,有所大脱血,若醉入房中,气竭肝伤,故月事衰少不来也。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以四乌棒骨风姿浪漫茹,二物合併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为后饭,饮以鲍鱼汁,利肠中及伤肝也。

搏阴为喑。

声喑论列方

《圣效方》去童便,加砂糖。

流遁之俗盛为实,精气夺为虚。此由内伤夺精,而阳气厥逆,以成喑痱,故为阴虚,而少阴经脉之气,不可能上关于舌本,则不可能言而为喑,阳上逆则下虚而为厥。非由外感之邪,故身无伤心;本元气散,故皮肤懈弛不收。

凡五脏之病,皆能为喑。忧思积虑,久而致喑者,心病也。恐慌愤郁,乍然致喑者,肝病也。风寒外袭,火燥刑金,咳嗽而致喑者,肺病也。饥饱疲劳,致败中气,而喘促为喑者,脾病也。酒色过伤,欲火燔灼,导致阴亏而盗气于阳,精竭而移槁于肺,肺燥而嗽,嗽久而喑者,肾水枯涸也。舌为心之苗,心病则舌无法转,此心为音响之主也。声由气而发,肺病则气夺,此肺为音响之户也。肾藏精,精化气,精虚则无气,此肾为音响之根也。经曰∶言而微,全日乃复言者,此气之夺也。而况无声者乎?是知声音之病,虽由五脏,而实惟心之神、肺之气、肾之精三者为之主耳。然人以肾为根蒂,由精化气,由气化神,使肾气朝气蓬勃亏,则开岁衰弱,所以声音之标在心、肺,而声音之本则在肾。观之《经》曰∶阳盛已衰,故为喑也。内夺而厥,则为喑痱。可是肾为声音之根,信非谬矣。

经义

患有患不语,为心气绝者死。

帝曰∶刺之奈何?岐伯曰∶足之少阴,上系于舌,络于横骨,终于会厌。两泻其血脉,浊气乃辟。会厌之脉,上络任脉,取之天突,其厌乃发也。

一位力田辛劳,饥食骤饱,倦卧,醒后喑不可能言。此劳倦伤脾,饥饱伤胃,阳明之气遏而不升,津液不行,贲门壅涩,故言语不能出。以补中健胃汤与服十剂,偶午睡觉,通身汗出,言语如常。

《邪气脏腑病形篇》曰∶心脉涩甚则为喑。

凡病患久嗽声哑,乃是元气不足,肺气不滋,宜补气养金润燥,其声自
。若虚劳之人,则宜滋肾水、消肿金为本,诃子百药煎收敛以治其标,标本兼治,此十全也。

此言七情劳力,皆扰动身心,其禀强者,气血流行,旋即安定谐和无患,怯者因此气血滞着成病。故凡临证,当观其形气强弱,察其病由,以为延医要法也。

○室女有无故而喑者,月闭也,亦胞脉绝也。重身有胞脉绝者,月闭亦有胞脉绝者,皆瘀血拥塞少阴通舌本之道也。不治疗原则成石瘕,可导而下之。

《脉解篇》曰∶所谓入中为喑者,阳盛已衰,故为喑也。内夺而厥,则为喑俳,此气虚也。少阴不至者,厥也。

内侍曹都使,新造风度翩翩宅,完成迁入,经半月,吃酒大醉,卧起失音不能够语。召孙至,诊曰∶因新宅,故得此病耳,半月当愈,但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补心气山药丸,治湿用细辛、香果。又一日其病渐减,八日全愈。曹既安,见上,问什么人医,曰孙兆提辖。上乃召问曰∶曹何疾也?对曰∶凡新宅壁土皆湿,地亦阴多,人乍来,阴气未散。曹心气素虚,饮酒至醉,毛窍皆开,阴湿之气,进而入乘利水通淋,健脾开胃既虚,而湿气又乘之,所以不能够语。臣先用玉延丸,使心气壮,然后以山鞠穷、细辛,又去湿气,所以能语也。

足少阴补脾泻火之脉,上行系舌本,络横骨,而好不轻便会厌;会厌之脉,又上络任脉。故用针泻少阴、任脉两处之血脉,则浊气辟除而清阳透达,其会厌声音乃发也。天突,任脉络穴,在结喉下。

时令,昏冒不能够开口,承气汤主之。《经》云∶大肠之脉散舌下。大肠燥结,热气上蒸心肺,肺与大肠相表里,以承气汤下去热结,自能言耳。

《大奇论》曰∶胃脉沉鼓涩,胃外鼓大,心脉小急坚,皆膈偏枯,男子发左,女孩子发右,不喑舌转,可治,十日起;其从者喑,一周岁起;年不满八十者,二虚岁死。肝脉骛暴,有所惊骇,脉不至若喑,不治自已。

上为细末,赤蜜丸如三尺农味大,每性格很顽强在荆棘满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生机勃勃丸含化。

此承上文以明七情伤脏之证也。心因怵惕寻思则伤神,而惊恐自失,心脾同气相贯,故久则脾亦伤,而破脱肉,
者,臀间浓肉也,脾土伤,则无法生肺金,故毛悴色夭,而死于冬者,水旺,心火绝也;脾因忧虑不解则伤意,意,脾之神也,意伤则
乱者,昏闷愦乱也,脾胃主身躯,故身体发肤无力无法举,至毛悴色夭,而死于春者,木旺,土绝也;肝因难受动中则伤魂,魂,肝之神也,属阳,故伤则狂而善忘者,阳气耗散,故不明智,来说行皆不得其正,谓之狂也,似癫非癫之状耳,阴为总筋,肝所主,胁甘休血生肌所行之部,故阴缩筋挛,而胁骨疼痛,不可举动也,至毛悴色夭,而死于秋者,金旺,木绝也;喜乐出于心,喜乐无极,则心火大动不休而伤肺金,魄者,肺之神也,属阴,心火乘之,故魄伤而狂,意不存人者,自言自笑,目空一切也,肺主皮毛,为火所灼,故皮革焦,毛悴色夭,而死于夏者,火旺,金绝也;怒本出于肝,肝阳逆甚,则肾水耗而伤肾之志,志,肾之神也,主记持事物,志伤故喜忘其前言,腰为肾之府,故腰脊不得以俯仰屈伸,毛悴色夭,死于林钟者,土旺,水绝也。各脏所伤,皆言毛悴色夭者,自内至外皆枯败,故遇客气之气旺,则所伤之脏气绝而死也。上言恐惧而流淫不仅则伤精,精伤故口疮厥,盖骨髓由精而生,此因愁肠神而及于肾,以各脏之神如魂、魄、意、志等,皆由心神所化,凡七情皆从心起,故纵情则伤各脏,而爱护学道者,必先断情欲,而后神凝于完全,则病可愈而道可期也。各脏都有精气留藏滋养,伤则失守而阴先虚,阳虚则精气不生而无气,无气则死矣。盖阴阳互相为根,相互生物化学,缺一则无二也。凡内伤脏者,不可用针治之法,必以甘药调补也。

沙哑大都不越于肺,然以暴病得之,为邪郁气逆;久病得之,津枯血槁。盖暴喑总是寒包热邪,或本内热而后胸口痛,或先外感而食寒物,并宜辛凉和平解决,稍兼辛温散之。若咽破声嘶而痛,是火邪遏闭伤肺,昔人所谓金实不鸣、金破亦不鸣。治用生脉散合六味丸,所谓壮水之主,以制阳光也。

一方
治猝哑,用杏仁五分,去皮煎熬,别杵桂末一分,和捣如泥,每用杏核大学一年级丸,绵裹噙口中,细细咽之,日三夜五。

更有舌喑不可能言者,亦当分新久。新病舌喑无法言,必是风痰为患,类脑积水例治之。若肥人舌强不可能言,或舌根强硬,导痰汤为主。若久病后,或大失血后,舌萎无法言,大虚挟寒例治之。要在临证审察病因精确。然脑痨暴病失音,多缘少阴真气久虚而得,更兼遗尿五绝证见,不可治矣。

七情寒热变化九气致病

○心脉搏坚而长,当病舌卷无法言。

风华正茂、风寒袭于肤浅,则热郁于内,肺金不清,而窒碍喉窍,脑仁疼甚而声喑者。宜参苏饮、二陈汤、小黄龙汤、金水六君煎、三
汤等等以散之。

风寒之气客于中,滞而不能够发,故喑不可能言及喑哑失声,皆风邪所为也,入脏皆能杀人。

身重者,孕妇也;喑者,失音也;胞之络脉绝者,言脉气阻绝不通,非断绝之绝。此因胎大压其胞脉,致少阴温中止呕之气,不得上贯于舌而喑也。俟3月产后,脉通气复自愈,无用治也。若强治之,反损其正之阙如,而益其病之富有,以成其疹,疹者,宿疾难愈也。然其由胎大之故,则亦不也许可治之矣。

方书将失音与不可能言合为风姿浪漫证,岂知失音者,舌能转运,喉中则万马齐喑也;无法言者,舌强不可能转运,喉中格格难出,其声自在也。余以无声解之,自难与无法言者混呼矣。

《忧恚无言篇》帝曰∶人之陡然忧恚来讲无音者,何道之塞,何气骑行,使音不彰?愿闻其方。少师曰∶喉咙者,水谷之道也。喉腔者,气之所以上下者也。会厌者,音声之户也。口唇者,音声之扇也。舌者,音声之机也。悬雍垂者,音声之关也。颃颡者,分气之所泄也。横骨者,神气所使,主发舌者也。故人之鼻洞涕出不收者,颃颡不开,分气泄也。是故厌小而疾薄,则发气疾,其开阖利,其出气易;其厌大而浓,则开阖难,其气出迟,故重言也。人倏然无音者,寒气客于厌,则厌不能够发,发无法下至,其开阖不致,故无音。帝曰∶刺之奈何?岐伯曰∶足之少阴上系于舌,络于横骨,终于会厌。两泻其血脉,浊气乃辟。

陵,秋凉燥气高烧,初病皮毛凛凛,仲冬失音,至夏未愈,而纳食颇安。想屡经暴冷暴暖之伤,未必是二气之馁,仿金石无声议治。

肝藏血而开窍于目,故久视劳目则伤血;肺为华盖,衡量一身之气,敷布周流,循环不息,久卧则肺气不舒而伤矣;脾司转运而主肌肉,久坐则脾不运而肌肉伤矣;久立则劳骨,久行则劳筋,故皆伤。始而伤血、气、肉、骨、筋,久则伤及五脏,是谓五劳所伤者也。然身逸者,气血多滞,而但劳动,则直伤五内,其病尤重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