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四时温疫金沙城娱乐场官网平台:,黄连龙骨汤

《内经》疗疫小金丹古法,今不能用。近日所传治瘟之方,刘松峰之五瘟丹,制甘草、黄芩、黄柏、栀子、黄连香附、苏叶、苍术、陈皮、明雄黄朱砂,制甘草法∶前甘草五味,当以某年为君者多臣数之半,如甘草二两,则此外八味止用一两,雄、朱二味又减半,止用五钱,于冬至日将甘草等九味为末,雄、朱另研,以一半入甘草等药末中为丸,留一半为衣,再用飞金为衣,大人服者丸如梧子,小儿服者丸如黍米,雪水生蜜为丸。面东服五十丸,病轻日浅者一服愈,病深日久者,三四服愈,忌一切浓味。此方兼治暑月一切热证,又解痘疹毒。有力之家,制丸施人,功德无量。至于避瘟之法,用乳香、苍术、细辛、生甘草、芸香、白檀香为末,枣肉丸,焚之,又以贯众浸厨房水缸用之,又雄黄二两,丹砂、鬼臼、石菖蒲各一两,共为末,井水调和,涂五心及额上、鼻中、耳门,辟瘟甚验。若入瘟家,以麻油涂鼻孔,出再取嚏,则不染,皆善法也。而握要之法,则如张景岳所云∶必节欲节劳,仍勿忍饥而迎其气。尤为得之。

余霖, 字师愚 (公元1723年-1795年) , 安徽桐城 人。
余氏于中医学疫病之研究造诣颇深, 明确提出 前人 “执伤寒之法以治疫” 以致
“举世同揆, 万人一 法” [1]13 , 岂不误人无数? 其提出疫疹之病因为瘟毒
火邪的重要观点, 据此而创立透疹外出的 “凉润之 法” ,
代表方剂——清瘟败毒饮惠泽世人至今, 启迪 后世临床辨治疫疹贡献卓著。
精研《黄帝内经》运气理论,疫疹临证之为用 余氏于疫疹发病方面阐发详尽,
见解独到, 其精 研《黄帝内经》 的运气理论, “四时寒暄之序, 加以六
气司化之令, 岁岁各异” , 认为四时有不正之气, 人即 有四时不正之疾。
余氏于篇首即将六十甲子年逐年 的主客运、 南政北政及所对应的寸尺不应、
药之主宰 一一列表明示, 使人一览而悉知 [1]1 。 见表1。
余氏十分重视运气理论对疫疹发病的重要性,
首肯若一段时间之内患者所表现的病症均相同, 则 五运六气致病的可能性很大,
并强调疫症之发病有 其渐进的过程, 且有规律可循, 即具有流行性、 传染
性、 病如一辙的特点, 医者只有参合天时运气的变化 规律、
研究疫病之来由而随症施治, 方能应手取效。虽先阐明运气运行规律,
但余氏亦强调 “阴阳之 消长, 寒暑之更易, 或失其常” [1]2 ,
应知常达变, 切不 可按图索骥, 贻误病情。
深谙人体防疫之要,疫疹正气为御邪
对于人体正气在疫疹发病中的重要决定作用, 余 氏多次在文中提到:
“时气流行, 有病者, 有不病者, 盖邪之所凑, 其气必虚, 故虚者感之,
而实者其邪难 入也” [1]3 。 强调在同样的天时疫气环境中, 正气不足
者更易感染疫邪, 而正气充足者, 御疫邪于外而无 恙。
余氏又论及即使人体已经感邪, 如果正气充足,
其疫疹透发时间也相对早且容易, 这犹如城墙高大, 门户紧闭,
在外虽有小人, 却无从而入。 在论及疫疹 瘥后症时 “瘥后,
四肢浮肿……脾健自愈” [1]43 , 意即 脾气健旺、 正气充足则疫病预后良好。
依证辨机施方用药,倡娠妇疫疹必治 众所周知, 妊娠期的妇女尤以养胎为要,
即使患病也未敢轻易治之, 然余氏认为唯独疫病之于妊娠 妇人有所不同, 提出
“母病即胎病, 母安则胎安” [1]49 的重要观点。 胎元赖母血荣养,
若母体感染疫毒, 毒 火蕴于血中, 则此毒火之母血仍能养胎吗? 若不急则
治母体血中之毒, 而仅以安胎为要, 则母病毒火而命 危,
何谈安胎?故余氏结合疫病患者为妊娠期的特 点, 依证辨机,
提倡妊娠期妇女患疫病必须加以除疫 的治疗, 并针对欲疹苗之外透,
非凉润之法效, 提出 以寒胜热、 以水克火的清解凉血法, 母病一解, 胎元
自安。余氏对于妇女特殊生理期疫病的辨治亦相当谨 慎,
其提出若患者正当产后或经期感染疫邪, 医者需
谨记治疫之寒凉药物可能误人性命, 需缩短疗程以 急则治其标 [1]49
。禀先贤治疫之效验,清瘟败毒惠世人
余氏从熊恁昭《热疫志验》中采用朱肱败毒散 治疫得到启发, 创制清瘟败毒饮
[1]53 , 主方中配以生 石膏为君药的14味中药, 治疗一切火热之邪所引起
的心烦、 口干、 咽痛、 大热干呕、 谵语、 不寐、 吐血、 衄血、
热盛发斑等症, 无论病程为何阶段, 皆以此方 为主。原方中生石膏、 生地黄、
犀角、 黄连4味大寒解 毒之剂均标以3种剂量, 即大剂、 中剂、 小剂, 余氏意
在根据患者的脉象、 疫疹的形色不同, 来推测患者感 受热毒的浅深、
轻重而应用不同的剂量, 有的放矢, 能更有效地控制疫疹的流行。 具体分期,
疫证初起阶 段, 患者见症恶寒、 发热, 头痛如劈, 烦躁谵妄, 身热 肢冷,
舌刺唇焦, 上呕下泄, 脉见沉细而数, 此阶段 即用大剂量清瘟败毒饮;
若脉见沉而数者, 用中剂量 清瘟败毒饮; 若脉见浮大而数者,
用小剂量清瘟败毒 饮。 余氏特殊指出, 若服用此方如斑一出, 即用大青 叶、
升麻以引毒外透, 余氏称此治法为 “内化外解, 浊降清升” 之法,
并强调此治法在临床上 “治一得 一, 治十得十” ,
可见其临床效果之著。清瘟败毒五十二症,按症加减疫疹殁
余氏创清瘟败毒饮治疗疫病, 临床辨证灵活、 效果卓著,
为使其治疫之验广惠世人, 余氏特总结出 清瘟败毒饮治疗疫病的适应症52个,
并附以具体加 减药物, 可谓驾简驭繁, 示疫疹之辨证以准绳。 具体
见表2。通过表2余氏对于疫疹临床常见证治的总结, 其
于疫疹一门之潜心独到精研之处令人叹服, 其治疫
之验更值得我辈及后人继承发扬于临床 [2] 。 余氏在对前人 《黄帝内经》 、
刘河间火热论、 吴 又可温疫学说等治疫思想的继承下, 精研天行气运
对疫疹发病的影响, 结合人身正气在防治疫疹的重
要作用和自身在疫疹临症方面的切身体验等方面, 基于 “一人之治人有限,
因人以及人无穷” 的初衷著表2 清瘟败毒饮酌加药物辨治疫疹诸症总结表疫疹之症
清瘟败毒饮加药 疫疹之症 清瘟败毒饮加药 头痛倾侧 加石膏、 玄参、 甘菊花
头汗如涌 加石膏、 玄参 骨节烦痛, 腰如被杖 加石膏、 玄参、 黄柏 咬牙
加石膏、 生地黄、 牡丹皮、 龙胆草、 栀子 遍体炎炎 加石膏、 生地黄、
黄连、 黄芩、 牡丹皮 鼻血泉涌 加石膏、 生地黄、 黄连、 羚羊角、 桑皮、
玄参、 败棕灰、 黄芩 静躁不常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牡丹皮、 黄芩
舌上珍珠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连翘、 净银花、 玄参、 花粉 火扰不寐
加石膏、 犀角、 琥珀、 黄连 舌如铁甲 加石膏、 犀角、 黄连、 知母、
天花粉、 连翘、 玄参、 黄柏 周身如冰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黄柏、
牡丹皮 舌丁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连翘、 银花 四肢逆冷 加石膏 舌衄
加石膏、 牡丹皮、 生地黄、 黄连、 犀角、 栀子、 败棕灰 筋抽脉惕 加石膏、
牡丹皮、 胆草 齿衄 加石膏、 黄柏、 生地黄、 牡丹皮、 栀子、 犀角、
黄连、 玄参、 黄芩 大渴不已 加石膏、 花粉 谵语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牡丹皮、 栀子、 黄柏、 龙胆草 胃热不食 加石膏、 枳壳 呃逆 加石膏、
柿蒂、 银杏、 竹茹、 羚羊角、 枇杷叶 胸膈遏郁 加黄连、 枳壳、 桔梗、
瓜蒌霜 呕吐 加石膏、 黄连、 滑石、 甘草、 伏龙肝 昏闷无声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黄芩、 羚羊角、 桑皮 似痢非痢 加石膏、 黄连、 滑石、
猪苓、 泽泻、 木通 筋肉瞤动 加生地黄、 石膏、 黄柏、 玄参 热注大肠
加石膏、 黄连、 滑石、 猪苓、 泽泻、 木通 冷气上升 加石膏、 生地黄、
牡丹皮、 黄连、 犀角、 胆草 大便不通 加生大黄 口秽喷人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大便下血 加生地黄、 槐花、 棕榈炭、 侧柏叶 满口如霜 加石膏、 黄连、
连翘、 犀角、 黄柏、 生地黄 小便短缩 如油 加滑石、 泽泻、 猪苓、 木通、
通草、 萹蓄 咽喉肿痛 加石膏、 桔梗、 玄参、 牛子、 射干、 山豆根
小便溺血 加生地黄、 桃仁、 滑石、 茅根、 川牛膝、 琥珀、 棕榈炭 嘴唇焮肿
加石膏、 黄连、 连翘、 天花粉 发狂 加石膏、 犀角、 黄连、 栀子、
牡丹皮、 川黄柏 脸上燎泡 加石膏、 生地黄、 银花、 板蓝根、 紫花地丁 、
马勃、 归尾、 牡丹皮、 玄参 痰中带血 加石膏、 黄芩、 棕榈炭、 生桑皮、
羚羊角、 生地黄、 瓜蒌霜 大头天行 加石膏、 归尾、 板蓝根、 马勃、
紫花地丁 、 银花、 玄参、 僵蚕、 生大黄 遗尿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滑石
痄腮 加石膏、 归尾、 银花、 玄参、 紫花地丁 、 牡丹皮、 马勃、 连翘、
板蓝根 咳嗽 加桑皮、 黄芩、 石膏、 羚羊角 颈颌肿痛 加石膏、 桔梗、
牛蒡子、 夏枯草、 紫花地丁 、 玄参、 连翘、 银花、 山豆根 发黄 加石膏、
滑石、 栀子、 茵陈、 猪苓、 泽泻、 木通 耳后痛硬 加石膏、 连翘、
生地黄、 天花粉、 紫花地丁 、 牡丹皮、 银花、 板蓝根、 玄参 循衣摸床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牡丹皮、 栀子、 胆草 耳聋口苦 加生地黄、 玄参、
柴胡、 黄柏 狐惑 加石膏、 犀角、 苦参、 乌梅、 槐子 嗒舌弄舌 加石膏、
黄连、 犀角、 黄柏、 玄参 战汗 战后汗出、 脉静、 身凉, 不用药;
有余热即服本方小剂, 一药而安 红丝绕目 加菊花、 红花、 蝉蜕、 谷精草、
归尾 瘟毒发疮 加石膏、 生地黄、 黄连、 紫花地丁 、 金银花, 上加升麻;
下 加川牛膝; 胸加枳壳、 蒲公英; 背加威灵仙, 出头皂刺注:
清瘟败毒饮由石膏、 生地黄、 知母、 犀角、 黄连、 黄芩、 牡丹皮、 栀子、
赤芍、 连翘、 玄参、 桔梗、 竹叶、
甘草14味中药组成。成《疫疹一得》一书流传于世, 其普惠世人、 仁心济
世的大医风范可见一斑。 全书治疫疹大法条缕清晰, 总结出疫疹因于运气、
因于正气、 因于毒火诸般致病 因素, 确立了大剂清热解毒之法,
首创重用生石膏之 清瘟败毒饮, 给后世治疫提供了更切合临床实际的 宝贵经验
[3-4] 。 对近年来流行的埃博拉出血热、 登革 热、
寨卡病毒病以及各类突发性传染性疾病的防治 有很好的借鉴指导作用,
值得深入研究和继承。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张茂云 苏颖

疫为时行疠气,有大疫,有常疫,大疫沿门阖境,多发于兵荒之后,不数见。常疫则一隅数家,一家数人。

治下利脓血,烦躁不得卧。

常州余师愚霖客中州时,父染疫,为群医所误,及奔丧归,视诸方皆不外治伤寒之法,思此症必有以活人者,公之于世,稍释隐憾,因读《本草》言石膏性寒,大清胃热,味淡而薄,能表肌热,体沉而降,能泄实热,恍然大悟,非此不足以治热疫。遇有此症,投之无不获效,历三十年,活人不少,遂着《疫症一得》二卷,于乾隆五十九年自序刊行。大旨谓吴又可辨论伤寒瘟疫甚晰,如头痛发热恶寒,不可认为伤寒表证,强为热汗,徒伤表气,热不退,又不可下,徒损胃气,斯证已得其奥妙,惟于从口鼻入不传于胃而传于膜原,此论似有语病,至用达原、诸承气,犹有附会表里之意,惟熊任昭首用败毒散,去其瓜牙,继用桔梗汤,用为舟楫之剂,退胸膈及六经之热,确系妙法。余采用其法,减去硝、黄,以疫乃无形之毒,难以当其猛烈,重用石膏,直入戊己,先捣其窠巢之害,而十二经之患自易平矣。其方名清瘟败毒散,药用生石膏、小生地、乌犀角、真川连、生栀子、桔梗、黄芩、知母、赤芍、元参、连翘、竹叶、甘草、丹皮。以为疫症初起,恶寒发热,头痛如劈,烦躁谵妄,身热肢冷,舌刺唇焦,上呕下泄,六脉沉细而数,即用大剂;沉而数者,用中剂;浮大而数者,用小剂。如
一出,即用大青叶,量加升麻四五分,引毒外透,此内化外解,浊降清升之法,治一得一,治十得十,以视升提发表而愈剧者异矣。其所载治验,俱用石膏数两,犀角、黄连数钱。归安江《笔花医镜》载治一时疫发
,用石膏至十四斤而
始退,盖即用其法也。近陈载庵亦仿之而获效。王学权《重庆堂随笔》云∶吴又可治疫主大黄,盖所论湿温为病,湿为地气,即仲圣所云浊邪中下之疫,浊邪乃有形之湿秽,故宜下而不宜清。余师愚治疫主石膏,盖所论者暑热为病,暑为天气,即仲圣所云清邪中上之疫,清邪乃无形之燥火,故宜清而不宜下。二公皆卓识,可为治疫两大法门。

阳濡弱,阴弦紧,更遇温气,变为温疫。左手脉大于右手,浮缓而盛,按之无力。

症多相似,春夏秋三时皆有之,而夏秋为甚。其疠邪之来,皆从湿土郁蒸而发,触之成病,其后更相传染,必由口鼻吸受,流入募原。募原乃阳明胃络,在夹脊前肠胃后,去表不远,附近于胃,为表里之分界。从鼻吸入,故头额晕胀,背微恶寒。从口吸入,故呕恶满闷,脐痛下利,足膝逆冷,邪出募原,故壮热。有汗不解,必俟表气入内,精气达外,大发战汗,然后脉静身凉,亦有自汗而解者,但以出表为顺,陷里为逆。从表解者,战汗自汗发斑;从里陷者,胸腹痞痛,便秘,热结旁流,协热下利,呕恶谵语,舌黄黑刺。疫证脉不沉不浮而数,然必右盛于左,以湿土之邪,多犯阳明胃经也。募原亦附胃。阳明居太阳之里,少阳之外,为三阳经之中道。

黄连 黄芩 芍药 鸡子黄 阿胶

允哉言乎?

伤寒之邪,自表传里,温热之邪,自里达表。疫疠之邪,自阳明中道,随表里虚实而发,不循经传也。邪伏中道,必表里分解,然不能一发便尽。故有得汗热除,二三日复热如前者∶有得下里和,二三日复见表症者;

水二盏,煎三物至一盏,去渣内胶,煎一二沸,再内鸡子黄,和匀服,日三服。

众人病一般者,乃天行时疫也。悉由气运郁发,迁正退位之所致也。

有表和复见里症者;有表里偏胜者;有表里分传者,吴氏《温疫论》谓疫有九传,综其变也。总由伏邪既溃,传变不一,故屡夺屡发也。疫症治法,外解如香豉、葱白、连翘、薄荷之属,内清如山栀、芩、连、人中黄、滑石之属,下夺如芒硝、大黄之属。且疫为秽浊之邪,若熏蒸热痰,蒙蔽心包,则神识渐昏,必用芳香宣逐,清血络以防结闭。如犀角、菖蒲、银花、郁金、佩兰之属。烦渴多汗,用石膏、知母。斑发咽痛,用犀角、牛蒡、生地。衄血下血,用山栀、犀角、丹皮。发热自利,用葛根、芩、连。胸膈痞满,用栝蒌、枳、桔。

黄连汤

呕吐呃逆,用藿香、竹茹。邪混三焦,热结血分,宜大制咸苦,用元参、金银花露、金汁之属。而人中黄、香豉尤为时疫之专药,香豉、黑豆所
,得湿热之气,酿成败秽之质,能引内邪从巨阳蒸汗而解。人中黄、甘草所制,渍以滓秽,专解肠腑恶毒,从下而泄,得同气相求之妙,以其总解温热时内联外热毒也。盖疫为燥热毒疠,从无辛温发散之例,一切风燥辛热,皆不可犯。至于大疫,又宜斟酌司天岁气方向,不拘一辙也。其发于外者,有大头、捻颈、瓜瓤、杨梅、疙瘩、绞肠、软脚等症,亦条列治法,备查用焉。此症宜与温热同参。

治胸上有热,胃中有邪气,腹痛欲呕吐者。

冬应寒而反温,春发温疫,败毒散主之;春应温而反凉,夏发燥疫,大柴胡汤主之;夏应热而反寒,秋发寒疫,五积散主之;秋应凉而反淫雨,冬发湿疫,五苓散主之。凡温疫,切不可作伤寒症治,而大汗大下也。但当从乎中治,而用少阳、阳明二经药,少阳小柴胡汤,阳明升麻葛根汤。

伤寒时疫辨

黄连 甘草 干姜 人参 桂枝 半夏 大枣

看所中阴阳,而以二方加减和治之,殊为切当。人参败毒散,治四时温疫。通用羌活冲和汤,治温疫初感,一、二日间服之取汗,其效甚速。

吴又可曰∶伤寒必有感冒之因,然后头疼身痛,发热恶寒;时疫原无感冒之因,忽觉凛凛,以后但恶热,不恶寒。伤寒不传染,时疫多传染;伤寒邪从毛窍入,时疫邪从口鼻入;伤寒感而即发,时疫感久乃发。伤寒投剂,一汗而解;时疫发散,有汗不解;伤寒汗解在前,时疫汗解在后;伤寒投剂,可使立汗∶时疫俟其内溃,乃得自汗战汗。疫邪始匿募原,根深蒂固,发时与营卫交并,客邪经由之处,营卫无不受伤,故曰溃。然不溃则不能传,不传则邪不出,邪不出则疾不瘳。伤寒发斑则病笃,时疫发斑则病衰;伤寒感邪在经,以经传经;时疫感邪在内,内溢于经,经不自传;伤寒感发甚暴,时疫却淹缠加重;伤寒必先发表,时疫必先疏利;种种不同。所同者,伤寒时疫皆能传胃,故同用承气汤导邪以出也。然疫症下后,多有未能顿解者,由于表里分传,一半向外传,邪留肌肉;一半向里传,邪留胃腑;留胃故里气结,表气因而不通,于是肌肉之邪,不能即达肌表。下后里气通,表气亦顺,向郁肌肉,乃或斑或汗,脱然而愈。伤寒下后无是矣。

黄连泻心汤

〔疫症〕初起三日,葱豉汤加童便热服,汗之。不汗,少顷更服,以汗出热除为度。三服不解而脉浮,尚属表症,用白虎汤。见里症,用承气汤、解毒汤。表里不分,用凉膈散、双解散加减。汗下后,复见表症,再与白虎汤。复见里症,更与承气汤。表里热结,用三黄石膏汤、栀豉汤汗之。有汗下三四次而热退者,有热退后,忽复壮热,用再汗再下而愈者。若脉症皆虚,用清热解毒汤、人中黄丸调之。非如伤寒,有下早变症之虑,亦非温热不可频下之比,总当以热除邪尽为度。惟下元虚者,非六味生料补其真阴,不能化其余热。初发邪伏募原,营卫交阻,凛寒发热,甚则厥逆,迨阳郁而通,厥回而中外皆热,不可发汗,宜透其邪,用达原饮。轻者舌苔白而薄,脉不数,可从汗解。重者舌苔如粉,舌根先黄,延及中央,邪渐入胃,须下之,达原饮加大黄。若脉长洪而数,大汗而渴,此邪适离募原,欲表未表也,白虎汤。舌黄兼里症,邪已入胃,大小承气汤。凡舌苔白,邪在募原,不可下;苔黄,邪在胃,宜下;黑而芒刺,急下;目赤咽干,气喷如火,扬手掷足,脉沉数,下之,俱承气汤。凡失下,循衣摸床,撮空肉惕,目不了了,邪热愈甚,元气将脱者,宜陶氏黄龙汤。既下,急用生脉散加归、芍。痰滞胸膈,瓜贝养荣汤。斑不透,仍热,举斑汤。屡汗而液枯,人参白虎汤。表症多,里症少,达原饮加大黄、枳实。里症多,表症少,大柴胡汤。燥结便秘,热结旁流,日久失下,自利黑水。协热下利,潮热便作泄泻。俱承气汤。疫兼痢者危,槟榔顺气汤。

黄连 生地黄 知母 甘草

凡入温疫之家,以麻油涂鼻孔中,则不传染。出以纸捻探鼻深入,令嚏之为佳。

热结下焦,小便不利,导赤散。热瘀发黄,茵陈蒿汤。血蓄膀胱,夜热谵语,桃仁承气汤。妇人病疫,经水适来,邪入血海,热随血下自愈。小柴胡汤加赤芍、丹皮、生地黄。如结胸状者,血因邪结也,宜刺期门穴。

水盏半,煎八分,温服。

一方以雄黄、苍术为细末,香油调敷鼻内。或用雄黄末,水调鼻内。虽与病患同卧,亦不相染。

经水适断,血室乍空,邪乘虚入,难治。柴胡养荣汤。新产亡血,柴胡养荣汤。孕妇病疫,随症施治,以安胎保胎为主,亦有宜用承气汤者,用之,反得母子俱全,慎勿生疑掣肘也。

黄连龙骨汤

宣圣辟瘟丹
腊月二十四日井花水,在平旦第一汲者是也。盛净器中,量人口多少,浸乳香至岁朝五更时,暖令温。自幼至长,每人以乳香一小块,饮水一、二呷咽下,则一年不患时疫。

〔大头瘟〕湿热伤巅,肿大如斗,赤
无头,或结核有根,令人多汗气蒸。天行疠气,染之多死,乃邪热客于心肺,上攻头面而为肿也。初则憎寒壮热,体重,头面痛,目不能开,上喘,咽喉不利。甚则堵塞不能饮食,舌干口燥,恍惚不安,不速治。十死八九。人中黄丸、普济消毒饮子。便硬,加酒大黄一二钱,缓服,或沈氏头瘟汤。若溃脓,必染人。若发于面部,
赤肿痛,属阳明,普济消毒饮子加石膏。发于耳前后,额角旁,红肿,属少阳,普济消毒饮子加柴胡、天花粉。发于脑顶后,并耳后赤热肿痛,属太阳,荆防败毒散去人参,加芩、连。

治腹痛咽痛,体热烦苦。

神圣辟瘟丹〔批〕

〔捻颈瘟〕喉痹失音,项大腹胀如虾蟆状,亦名虾蟆瘟。荆防败毒散。

黄连 黄芩 芍药 龙骨

苍术 羌活 独活 白芷 香附 大黄 甘松 三奈 赤箭 雄黄

〔瓜瓤瘟〕胸高肋起,呕血如汁。生犀饮,便结加大黄,渴加花粉,虚加盐水炒人参。表热去苍术,加桂枝、黄连。便脓血,倍黄土,加黄柏。便滑,以人中黄代金汁。

水盏半,煎八分服。

上为末,面糊为丸,如弹子大,黄丹为衣,晒干,正月初一平旦时焚一炷,辟除一岁瘟疫邪气。

〔杨梅瘟〕遍身紫块,忽然发出霉疮,清热解毒汤,下人中黄丸,并宜刺块出血。

黄连犀角汤

人参败毒散
治四时不正之气,冬应寒而反热,夏应热而反寒,春应温而反凉,秋应凉而反温,非其时而有其气,故病者大小无异。大抵使人痰涎壅盛,壮热如火,头疼身痛,项强睛疼,声哑腮肿,俗呼浪子瘟,或称虾蟆瘟。城市乡村,家户相类,悉根据本方加干葛。若寒热往来,必用小柴胡汤。

〔疙瘩瘟〕发块如瘤,遍身流走,旦发夕死。急用三棱针刺入委中三分,出血。服人中黄散。

治狐惑。

加味柴胡汤
治挟岚瘴溪源蒸毒之气,其状血乘上焦,病欲来时,令人迷困,甚则发躁狂妄,亦有哑而不能言者,皆由瘀血攻心,毒涎聚胃。

〔绞肠瘟〕肠鸣干呕,水泄不通,类绞肠痧。急宜探吐,服双解散。

犀角 黄连 乌梅 木香

柴胡 黄芩 半夏 人参 枳壳 大黄 甘草

〔软脚瘟〕便清泄白,足肿难移。此即湿温症,宜苍术白虎汤。

水盏半,煎八分,入犀角汁、木香汁,和匀服。

上锉一剂,姜枣煎,空心服。哑瘴,食后服。

附方

黄连橘皮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