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女人与鬼神交通.独言独笑.或悲或思.或讴谣恍惚.,主牙关不开

答曰.人有五脏.脏有七神.脏气盛则神强.外邪牛头马面无法干犯.若摄养失节.而不屈虚衰.鬼邪侵损.故妇人梦之中多与为鬼为蜮交通.其状不欲见人.如有对忤.并独言独笑.或时悲泣者.是也.其脉来迟.或如鸟啄.颜色不改变.皆邪物病也.说今宫中人.尼师.寡妇.曾梦之中与封豕长蛇交通.邪气怀感.久作
瘕.或成鬼胎.往往有之.

黄帝灸神邪鬼怪.岐伯疗鬼神邪.灸间使.攒竹、疗神邪牛鬼蛇神.

舒氏子为素衣女人所凭,掩捕不得,意绪恍惚如痴。亲朋很好的朋友具状请符于朱彦诚法师,朱读状大骇曰∶必鳞介之精邪,毒入脾肝,里病深矣,非符水可疗,当躬往治之。乃假巨镬煎油八十斤,焚符檄拘之,乃大白鳖也。镬油正沸,自投个中,糜烂而死。朱戒其家俟油冷,以斧破鳖剖骨并肉,曝日中,须极干,入沙参、茯苓皮、龙骨末成丸。托为维生素,命伤者晨夕饵之,勿使知之。如其言,丸尽康复。

侧人形第一图

茯神散.治妇人风虚.鬼神交通.妄有所见闻.语言纷乱.

秦承祖灸狐魅神邪.及癫狂病.医疗不瘥者.并周详大指.用软丝绳急缚.灸三壮.艾炷着随处.半在甲上.半在肉上.到处尽烧.一处不烧.其疾不愈.神效.小儿胎痫奶痫健忘.根据此灸一壮.炷如梦.阳溪、仆参、温溜、治狂言见鬼.狂邪鬼语.灸天窗九壮.或伏兔百壮.悲泣鬼语.灸天府八十.悲泣邪语.鬼忙歌哭.灸慈门五十.卒中邪魅.恍惚振噤.灸鼻下人中.及双手足大指爪甲本节.令艾丸半在爪上.半在肉上.各七壮.不仅、十三壮.炷如雀屎.风邪、灸间使随年壮.又承浆七壮.又心俞七壮.又三里七壮.鬼怪、灸入发一寸百壮.又灸间使、手心、各七十壮.狐魅、合手大指缚指灸合间三七壮.当狐鸣即瘥.风府、主邪病.卧瞑瞑不自知.囟上、主邪病鬼癫.尺泽、主邪病.四肢肿痛.诸杂候.狂痫哭泣.灸手逆注四十.(秦缓针邪病十八穴.见

宋人王纂,精针石。元嘉中县人张方女,日暮宿冀州庙门下,夜有物假作其婿来,女因被魅惑而病。纂为治之,下一针,有獭从女被内走出,病因此愈。

脑空
二穴,在承灵穴后一寸半,玉枕骨下陷者中。灸七壮。主头晕目瞑,癫狂病,身寒热引项强急,鼻衄不仅仅,耳鸣耳聋。

茯神(一两半) 茯苓 人参 菖蒲(各一两) 赤小豆(半两)

顾欢隐于会稽,素有道,有病风邪者,以问欢,欢曰∶君家有书乎?曰∶只有孝经而已。欢曰∶可取仲尼居,置病患枕边,恭敬之,当自瘥。如言果愈。问其故,曰∶善禳恶,正胜邪,此病人所以瘥也。

颊车
二穴,在耳下二韭叶陷者宛宛中。灸三壮。主牙关不开,口噤无法言,牙齿疼痛不得嚼,及颊肿也。

上 咀.每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三钱.水一盏半.煎四分.去滓温服.食前.

黄帝灸法,疗神邪群魔乱舞及颠狂病,语不择尊卑,灸上唇里面核心肉弦上一壮,如小麦大。又用钢刀将唇里面弦上割令其断,更佳也。

秦承祖灸狐魅神邪,及癫狂病,诸般诊治不瘥者,以并圆满拇指,用软丝绳子急缚之,灸三壮。艾炷着随地,半在甲上,半在肉上,四处尽烧,一处不烧其疾不愈,神效不可量也。

治妇女与牛鬼蛇神交通.独言独笑.或悲或思.或讴谣恍惚.

秦承祖灸孤鬼神邪及颠狂,诸般医治不瘥者,以并手两大拇指,用软丝绳急缚之,灸三壮,其炷着无处,半在甲上,半在肉上。四处尽一处不烧,其病不能够得愈,神效不可量。小儿胎痫灸痫,一按照此法灸一壮,炷如大麦大。

童年胎痫、奶痫、水肿一依据此,灸一壮,炷如水稻大。

松脂(三两炒State of Qatar 雄黄(一两研末)

李士材治章氏女,在阁时,昏晕不知人,苏合丸灌醒后,狂言妄语,喃喃不休。左脉七至,大而无伦,右脉三至,微而难见,两只手如出五个人,此祟凭之脉也。线带系定二拇指,以艾炷灸两甲界,至七壮,鬼即哀词求去。服调气平胃散加桃奴,数日而祟绝。

悬钟
二穴,在外踝上三寸宛宛中。灸五壮。主腹满,中焦客热,不嗜食,并腿胯连膝胫痹麻,屈伸难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