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产后吹奶者,酒煮神曲糊丸

乌骨鸡丸《秘旨》治妇人郁结不舒,蒸热头疼,月事不调,或久闭不行,或倒经血溢于上,或产后褥劳,或崩淋不唯有,及牛皮癣赤白淫诸症。兼疗男生斫丧太早,劳嗽吐红,成虚损者。

治妇人一体经脉不调之症。

脉平,吉;洪数,凶。左臂脉不足,用血药多;右臂脉不足,用气药多。以此为则,当大补气血为先,虽有他症,以末治之。龙潜月不可用木芍药,隐讳公布。

大全云∶产后吹奶者,因儿吃奶之次忽自睡着,为儿口气所吹,令母乳不通,积蓄在内,遂成肿硬,壅闭乳道,伤结疼痛,亦有不疼下痛,肿硬如石者,总名曰吹奶。若不急治,肿甚成痈,逮有至死者,连服皂角散、栝蒌散,敷以天南星散,更以手揉之则散。

乌骨白丝毛鸡 五味 熟牛奶子如血热加牛奶子二两上二味入鸡腹内,用黄酒、童便各二碗,水数碗,砂锅中旋煮旋添,至糜烂汁尽。同下五药末,捣烂焙干。骨用酥炙,共为细末。

香附米十一两 小怀香二两 益智仁二两 罗服子二两

主方

《内经》曰∶一息不运则机缄穷,一毫不续则穹壤判。所谓气血周流,循环无端,稀有不续,则身危矣。若夫妊娠之妇,子在腹中,老母和外甥一气流通,全赖浆水滋养,7月数足,血气完全,形神俱备,忽如梦觉,自能用手拆胞,求路而出,既出胞外,老妈和外甥分体,呼吸殊息,其可久羁于内,而使其气化不运不续哉?夫大运强壮者,胞既拆,即随浆而下,故易产也。其困弱者,转头迟缓,胞浆既干,污血来塞,道路凝滞,是以横生逆产,子死腹中,而产母之命,死在说话,可不畏乎!凡见将生之际,胞浆既下,超风尚未坐蓐,盒饭仿徨设计,用药逐去恶血,使子路流畅,而无新生儿窒息之患,岂可袖手以待毙哉!是故催生之药,即芎、归、益母草、冬葵子之类,皆使之逐去污血者也。若腰腹未甚痛,浆水少淋沥而下,名字为试浆,实非胞内真浆也,且宜宽心守待,切不可轻巧便令稳婆接取,产母用力逼胎太早,多致横逆不顺,切须审慎。其或先见手足不顺者,额偏露者,但当以手轻轻地拨正,以待其自下可也。若生产之后,胞衣未下者,犹为可惧,宜多方用药逐下,甚不可令粗率之妇采摘。尝见有
破尿脬,致生平之害者,有取下肝叶,而产母随即殒命者,可不谨欤!若夫早产之妇,都已经产前恣欲所致,非独羊膜带综合征,且产后诸疾皆由是而生焉。或有乍暖还寒,似疟非疟。或大热头痛,体痛如伤寒状。或卒中口噤,如
如痫。或左瘫右痪,角弓反张。或妄言见鬼,心神惶惑。或耳目口鼻,忽觉黑气,如熏制之状。或腹中作痛,源源不绝。以上诸证,若非恶露未尽,正是劳伤血气大虚之证。丹溪曰∶凡产前当解毒养血为主,产后宜大补气血为要,虽有杂证,以末治之。此万世不易之确论也。尽管亦有离褥太早,或澡浴身垢,导致脑瓜疼风湿,或多啖鸡子
粽难消之物,皆能恶寒发热,变证多端。医士宜精心诊察脉候,以扶危拯急,不可苟且妄治,以咽气人之天年也。

薛氏曰∶前证用药,切不可损其气血。

绵黄 于潜术 白茯苓 当归身 白芍药

凡浸,春秋12日,夏三十17日,冬十一日,同入砂锅内,用艾叶四两,无灰酒随煮随添,以棕黄为

山芥 归身尾 橘皮 香果 甜草 黄 上党参 大热加炒黑干姜,轻则加茯苓皮淡渗。

脉法

丹溪云∶乳房阳明所经,乳头厥阴所属。乳子之母不知调治将养,或为忿怒所逆,烦恼所遏。浓味所酿,招致厥阴之气不行,故窍不通,而汁不得出,阳明之热沸腾,故热甚而化脓。

五味预为粗末,同鸡身上的肉捣焙,共为细末,入下项药。

制香附七两 归身四两 熟地四两 生地四两 白芍四两 抚芎三两 鬼盖一两
山蓟二两 白茯苓块二两 枣仁二两 炙乌拉尔甘草九钱 天冬二两九钱 益母草四两
条芩二两五钱 砂仁一两五钱 阿胶二两 广陈皮二两 山茱萸二两 胡索一两五钱

上用水一钟半,食前煎服。忌腥酸、粘硬。

《脉经》曰∶新产妇人有三病∶一者病
,二者病郁冒,三者大便难云云。师曰∶亡津液,胃燥,故大便难。产妇郁冒,其脉微弱,呕不能够食,大食反坚,但头汗出。所以然者,血虚而厥,厥而必冒,冒而欲解,必大汗出。以阴虚下厥,孤阳上出,故但头汗出。所以孕妇喜汗出者,亡阴气虚,阳气独盛,故当汗出,阴阳乃复。所以便坚者,呕不可能食也,小山菜汤主之。病解能食,七、十11日而更发热者,此为胃热气实,承气汤主之。

亦有所乳之子膈有滞痰。口气
热,含乳而睡,热气所吹,遂生结核。于初起时,便须忍痛揉令稍软,吮令汁透,自可消散矣,此不治必成痈疖。治法疏厥阴之滞,以青皮清阳明之热,以细研石膏行污浊之血,以生乌拉尔甘草节治肿导毒,以栝蒌子或加没药、青橘叶、皂角刺、金银花、当归曲头,或汤或散,加减随便消息,然须少酒佐之,若加以艾火两三壮于肿处,其效尤捷。彼村工喜于自衔,便妄目针刀,引惹拙病,良可哀悯。

人参 牡丹皮 川芎

共为细末,神曲四两,酒煮神曲糊丸,桐子大。天天空心服百丸。

一方 产后气脾虚甚,发热恶寒,切不可发布。

女士产后七、十30日,无太阳证,小腹坚痛,此为恶露不尽。四12日不拉屎,趺阳脉微实再倍,其人发热,日晡所烦躁者,谵语不能食,利之即愈,宜承气汤,以热在里,结在膀胱也。

李氏曰∶妇人之乳,男子之肾,皆性命根也。

上三味各为细末,和前药中,另用干玉延六两打糊。众手丸成,晒干,勿令馊,瓷罐收贮。早晨沙参或沸汤送下三钱,卧时再酒服二钱,大便实者,白蜜为丸亦可。随症出席温凉调气等药。

兔脑丸

川芎 当归 熟地 白术 茯苓 人参 甘草 陈皮 黄

按∶丹溪曰∶产后宜大补气血为主,虽有杂证,以末治之。又曰∶产后不足汗下。叔和以仲景治伤寒法,用承气、小山菜等药,欲退产后之热,恐非至到可法之语,姑述于此,以与贤者共议而筛选之可也。

初起烦渴呕吐者,胆胃风热也,甚则毒瓦斯上冲,咽膈妨碍。寒热者,肝邪也。此皆表证,宜不换金正气散加天花粉,能止渴呕,定寒热。咽膈有碍者,甘桔汤加黄姜,或护心散。如溃后见此四证为虚。

鸡属巽补肝,尤妙在乌骨益肾,变巽为坎,乙癸同源,兼滋冲任也。

治子宫破裂。男左女右,手内握出。

上各等,水煎服。

丹溪曰∶产前脉眇小,产后脉洪数,皆死。又曰∶产前脉当洪数,既产而洪数如故,岂得不死

饮食浓味,忿怒忧虑,引致胃火上蒸,乳房乳水化为浊脓,凉血止血气滞,乳头窍塞不通,致令结核不散,痛不可忍。初起实惠隔蒜灸法,切忌针刀,能饮者一醉膏加芎、归各一分一服,两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即效,无法饮者栝蒌散。

四乌 一芦茹丸

母丁子香一两 麝香二钱 乳香一两

一方 治产后恶露未尽,腹中刺痛。 心疼加五灵脂 玄胡索 西当归雀脑芎 熟地 桃仁
红花 广陈皮 乌拉尔甘草 香附 水煎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方法

结核病亦有因气阳虚弱,被外感内伤,引致痰瘀凝滞而成核者,俱以芷贝散为主。阴虚合四物汤,尤其参、术、柴草、升麻;阴虚合四君子汤,特别芎、归、柴草、升麻;忧思伤脾者,归脾汤加栝蒌根、贝母、白芷、黄花条、乌拉尔甘草节,水酒各半煎服。

治气竭肝伤血枯,妇人血枯经闭,夫君阴痿精伤。

共为细末,用腊十28日兔脑捣烂,丸药如芡实大。以川蜡为皮,临产服一丸。温热水下,不可

又方 恶露不尽,腹部痛,或有血块作痛。

丹溪曰∶产后当大补气血为主,虽有杂证,以末治之。

有肝火结核肿痛甚者,清肝解郁汤。

按∶此方以搜血之品为补血之用。干血痨症,以此方为上剂。《金匮》治五痨虚极,肌肉甲错,内有干血,用大黄
虫丸,实本于此。

治血崩仙方

用五灵脂、香附米、留尖、桃仁为末,醋丸,空心酒下三三十丸。

产后补虚,用参、术、黄
、橘皮、归身尾、生川军、炙甘草。如发热轻,则加茯苓个淡渗之,其热自除,重则加干姜。

吹乳,因乳子膈上有痰,口气
热,含乳而睡,热气吹入乳房,凝滞不散,作痛。初起须忍痛揉令稍软,吸令汁透,自可未有。不散宜益元散,冷姜汤或井水调,12日一夜服三四十四遍自解。重者活血汤顿服之,挟气者芷贝散、单青皮汤,外用漏芦为末,水调敷之。又有奶水不行,奶乳胀痛者,涌泉散。

雀卵功专暖胃。如无,雀肉煮捣可代,鸡卵及肝亦可代,鸡属巽而肝主血也。

益母草一两 归身八钱 铃儿草五钱 京芎三钱 旱三七三钱 陈棕灰三钱

黑神散

或云∶大热而用干姜,何也?曰∶此热非有余之邪热,乃血虚生内热耳。盖干姜能入肺分,利肺气,又能入肝分,引众药生血。然必与补阴药同用之,此造化之妙,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哉!

核久内胀作痛,外肿坚硬,手足不近,谓之乳痈。未溃者,仍服栝蒌散、Neto升麻汤,或复元通气散加漏芦;虚者,托里消毒散;将溃,两乳间出黑头,疮顶陷下作黑眼者,Neto升麻汤;已溃寒热者,Neto十宣散;少食自汗者,补中解表汤;晡热内热者,八物汤加五味子;胃虚呕者,六君子汤加香附、砂仁;胃寒呕吐或泻者,六君子汤加干姜、藿香;遇劳肿痛者,八物汤倍参、
、归、术;遇怒肿痛者,八物汤加山栀。

地白虎牡榴梅散

用生酒二盅,煎一盅,食前服。

治胎前产后诸症。

产后发烧恶寒,或口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偏斜等证,皆已经血血虚甚,当以大补气血为主治。左边手脉不足,补血药多于补气药;右边手脉不足,补气药多于补血药。切不可用小续命汤表散之剂。

王损庵曰∶隆庆己卯,予自秋闱归,则妹已病。盖自三月乳肿痛不散,七月用火针取脓,医以十全大补汤与之,外敷铁箍散,不效,反加喘闷。八月产一女,溃势益大,而乳房烂尽,乃及胸腋,脓水稠粘,出脓几六七升,略无敛势。十3月始归就医,改用解热和平中剂,外掺生肌散、龙骨、寒水石等剂,脓出不独有,流溅所及,即肿泡溃脓,两旁紫黑,疮口十数,胸部前面腋下皆肿溃,不可动侧,其势可畏。余谓产后毒瓦斯乘虚而炽,宜多服黄
利尿补血明面生肌,而医不敢用。十7月尾旬后益甚,疮口念余,诸药及试不效,始改用予药。时脓秽粘滞,煎楮叶榨菜汤沃之,顿爽。乃治一方,名黄托里汤,黄
之甘温,以排脓镇痉生肌为君,乌拉尔甘草补胃气开胃,当归曲和血生血为臣,升麻、葛根、漏芦为足阳明小品方药,及黄花条、百枝,皆散结疏经,栝蒌仁、鼠粘子利尿去肿,皂角刺引至溃处,川白芷入阳明,排脓长肌,又用京芎六分,及奇兰炒柏为援用,每剂入酒一盏,煎送白玉霜丸,疏脓活血。时脓水稠粘,方盛未已,不可遽用收涩之药,理宜追之,以翠青锭子外掺,几日前脓水顿稀,痛定秽解,始有向安之势,至辛酉元正,伤处皆生新肉,有紫肿处俱用葱熨法,随手消散。但近腋足少阳分还没敛,乃加山菜一钱,青皮八分,及倍山鞠穷,脓水将净者,即用搜脓散掺之,小蒲月后遂全安。

治血崩。

乌金丸

当归 熟地 白芍 甘草 蒲黄 干姜 雄黑豆 人参 川芎 香附

产后恶寒发热头痛者,当去恶血。若腹不满者,非恶血也。

康祖为广德宰,事张王甚谨,后方授助温
,左乳生痈,继又心绪间结核,大如拳,坚如石,荏苒半载,百疗莫效,已而牵掣臂腋,彻于肩,优伤特甚,急祷王祠下,梦闻语曰∶若要安,但用紫姜自然汁、制香附服之、觉呼其子,检本草视之,二物治证相符,访医师亦云有理,遂用香盐附子去毛,姜汁浸一宿,为末二钱,米饮调,方数服,疮脓流出,肿硬渐消,自是获愈。

大生地 龙骨 牡蛎 石榴皮 乌梅肉 陈棕皮 百草霜 阿胶 陈京墨

治产后诸症。

上为末,每服三钱,温酒和童便调服。 热甚减干姜,加黄芩。

恶露不尽,小腹作痛,名儿枕痛,用五灵脂、香附为末,醋糊丸,甚者加留尖桃仁。一云∶用神曲糊丸,于术广陈皮汤下,血虚者,四君子汤下。

一妇人禀实性躁,怀抱久郁,左乳内结一核,按之微痛,以黄花条饮子七十余剂,少退,更以八珍加青皮、香附、包袱花、药实六十余剂而消。

上为非常的细末,用淮白山药五钱研末,醋水打糊为丸。分作13日服,内加太子参三钱,尤效。

百草霜 血竭一两 胡索一两 血余炭一两 归身一两 半天腰一两 木玉盘盂一两
鲤拐子鳞一两 松炳墨一两

丹参金当归散

治血刺痛用当归身,乃和血之法。若因积血而刺痛者,宜桃仁、红花、秦哪头之类。

消毒饮
治吹乳吹痈并便毒,如憎寒壮热,或高烧者,先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上党参败毒散一二剂,方可服此药,如无前证,即服此二三剂,或肿不消,宜服托里药。

或用上党参汤下。

以上共为细末,酒糊为丸,每丸重二钱,黄蜡为壳。

治产后去血过多。血虚则脾虚,血虚生内热。其证心胸烦满,吸吸短气,发烧闷乱,晡时转甚,与大病后虚烦相类,急宜服之。

产后血运,用韭叶细切,盛于有嘴瓶中,以滚醋沃之,急封瓶口,以瓶嘴纳产妇鼻中,即苏。

当归 白芷 青皮 贝母 柴胡 天花粉 僵蚕 金银花

百草血余棕灰散

产宝丸

熟地 鬼盖 秦哪 黄金桂 白芍 麦冬 热甚加牛奶子。

又方 用鹿角一段,烧存性,出火毒,为末,酒调灌下,即醒。

上锉一剂,水煎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便毒,加大黄煨一钱,空心服。

治血崩。

大黄一斤 苏木三两 红花三两 黑豆三升 贯芎 香附 熟地 玄胡苍术 蒲黄 赤茯苓白茯苓个 桃仁以上各一两 三棱 牛膝 黄爪香 乌拉尔甘草 五灵脂 羌活 广陈皮 广筋根 赤芍山茱萸 人衔 以上各五钱 光皮木瓜 青皮 冬白术 以上各三钱 乳香 没药各二钱
良姜四钱 乌药二钱四分 饭锅粑九两

每服四钱。水二钟,先以江米一合,竹叶十片,煎一钟,去米叶入药,加枣三枚,煎服。

血运因气血俱虚,痰火汛上作运,二陈、导痰随气血加减。朱砂安神丸亦可服,以麦门冬汤下。

黄奇丹饮子 治乳痈。

陈棕灰 百草霜 头发灰

上药同黑豆皮俱为末,投入大黄膏内捣千余下,为丸。如圆眼大,带湿重二钱陆分。如干难为丸,加酒一点点,再捣,以成丸为度,晒干,如雨天以火烘干,新瓷器收贮。忌铁器。每服一丸,照症用引。

一方 治产后血晕,以旧漆器烧烟熏之。

一方 治血运。

连翘 栝蒌仁 川芎 皂荚刺 橘叶 青皮 甘草节 桃仁

共为细末,每服一钱,陈酒下。

一分身费劲,服之易产;一调剂经脉,诸症不生;第一行当后恶露不尽,再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一丸。以上俱温酒下,如不善酒,以滚水对酒加童便两两三三尤妙;一或变生异症,或胎死腹中单所不载者,俱以童便、花雕各半,连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丸,立效;第一行业后包衣不下,及逆生胎位非凡,以致经日不下,腹中胀满,心高烧痛者,炒盐汤下;一临蓐前后,脐腹作痛,水肿胀满如疟状痢疾者,温玉米糊下,第一行业后大小便不通,烦躁口苦者,浓煎银丹草汤下;第一行当后泻血,咸菜汤下;第一行当后崩疾,糯米粉下;第一行当后赤白口疮,煎阿胶艾叶汤下;一产后头疼不独有,玄及五粒,苏叶三片煎酒下;第一行业后胃痛、身热、有汗,为受寒,桂枝八分,姜葱煎汤下;第一行当后发烧、身热、无汗,为伤寒,麻黄二分,姜、葱熬汤下。如症轻者,每丸作二服。忌铁器、生冷、面食。

又方 以鹿角烧童便,和酒调服。

人参 紫苏

上作一服,水煎,食远服,如已破者,加参、 、秦哪;未破者,加山菜、升麻。

棉花子散

女士良方

又方 治血晕。荆芥穗研细末,吹鼻,效。

上细切,童便、酒、水三物同煎服。

一方 治血脉凝注不散,结成吹乳乳痈,痛肿不可忍者。

治淋病不仅仅。

阿斗诸病好医,惟孕妇生产安朝不虑夕之间,余采得达生汤、生物化学汤,一在怀胎至八、7月今后,连服数帖,及产如羊子之易;一在生产之后,未食之,先连服一、二帖,无昏痛之患。药资无几,如法律制度备,一觅便得。

又方 烧铁器入醋中,熏鼻,妙。

天花粉 金牌银牌花 皂角刺 穿山甲(学名:Manis pentadactyla卡塔尔(قطر‎ 干归尾 川白芷梢 栝蒌仁 空草甜草节上锉,酒煎眼。

陈棕 棉花子

达生汤

清魂散

又方 治妇乳水中结核。

上二味烧灰存性,研细末,每服一钱四分,陈酒送下。

未产时服。

治血迷,血晕。

清魂散 治产后血运,昏不知人。

升麻 连翘 青皮 甘草节 栝蒌仁

韭汁童便汤

当归身二钱陆分 香果陆分 益母草一钱 长叶车前陆分 甜草八分 冬葵菜子一钱 冬白术一钱
大腹皮六分 牛膝陆分 枳壳六分 筋根伍分 老姜一片

人参 泽兰 荆芥 川芎 甘草

泽兰叶 人参 荆芥穗 甘草 川芎

上作一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水煎,食后细细呷之。

治月水逆行,上行口鼻。

水煎,食远服。如腹部疼,加白芷陆分,白木香五分。

上作一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滚水和,温酒各半钟,调服。

上为细末,每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钱,温酒入童便调下。更用漆器烧烟熏之,频置醋炭,更服此药。

Neto升麻汤 治妇人两乳间出黑头,疮顶陷下作黑眼,并乳痈初起亦治。

韭汁、童便冲温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生化汤

郁金散

愈风汤 治产后中风口噤,牙关急切,手足螈 ,角弓反张。

升麻 当归身 葛根 连翘 黄柏 黄 牛蒡子 甘草 肉桂

发灰藕汁饮

产后服。

治大小产后血上心,已死。

荆芥穗 当归

上作一服,水一盅,酒半钟煎,食后服。

治血气短胀甚者。

干归八钱 香果陆分 干姜伍分 桃仁十粒 乌拉尔甘草陆分 核桃仁各一钱

用郁金烧灰存性,为末。每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钱,陈醋汤调下,神效。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豆淋酒调下,童便亦可。豆淋酒,用大黑豆不拘多少,炒焦投好酒中。

清肝解郁汤
治清肺化痰阳虚风热,或美白祛黑郁火伤血,乳内结核,或为肿溃不愈,凡肝胆经血气不和之证,宜用此药。

发灰二两,藕汁调服二钱。

黄酒煮服,过半炷香时全身汗出,是其验也。

一方
产后发热,喉咙疼身痛,筋脉拘急,饮食少进,眼目昏涩。或头疼吐痰,胸膈痞闷。

新产后不可用娇客,以其酸寒,能伐产生之气也。

人参 茯苓 熟地黄 芍药 贝母 山栀 白术 当归

麝香琥珀丸

秘验骨痿丸

或泄泻痢疾,腹部疼。俱可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又名柴胡四物汤。

产后人乳不通,用通草七分,瞿麦、柴胡、天花粉各一钱,僧帽花二钱,青皮、白芷、木通、芍药、连壳、甘草各半钱,作一帖,水煎,食后细细饮之,更摩乳房。或无子食乳者,要消乳,用麦
二两炒,分作四服,白汤调下。

柴胡 牡丹皮 川芎 陈皮 甘草

治经闭。

治妇人白自汗。

当归 芍药 川芎 人参 白术 茯苓 甘草 羌活 防风 白芷 官桂 柴胡 半夏 黄芩
干姜

产后泄泻利,用橘皮、山芥、茯苓皮、京芎、酒炒玉盘盂、黄芩、棕榈酸皂、炙乌拉尔甘草煎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立效。一方无乌拉尔甘草,有干姜。

上水煎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土鳖虫 血珀末 麝香

芡实粉二两 白茯苓个二两 青石脂 牡蛎 禹余粮各一两

上水一钟半,火烧老姜三片,煎至一钟,食前。

按∶二物皆不可缺。

一方 乳栗破则稀少生者,必大补,或庶几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